指点江山,激扬文字,粪土当代万户侯。

可不可以不be(5)


宁泽涛经常梦见自己在水里。

 

他不清楚,也想不起自己是从合适开始做这个梦的。他觉得那既像是昔日旧梦,又好像是近些年才开始梦到一般。

 

他首先感受到的是黑暗……

 

伸手不见五指的无尽黑暗,听觉丧失,四肢无法自由活动……胸中憋闷地难受,他想喘口气却无法浮出水面……可该死的,思绪却没有因这环境有一点点的迟缓……

 

感觉就像是,生命最后的一刻……

 

这一刻……他想干什么呢……

 

“让我上去吧……”

 

他在心里说道。

 

就算要死,他也想死在有光的地方……

 

 

然后,仿佛奇迹一般,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光点……慢慢扩大……

 

那是……水面吗?

 

然后,他看见一个人。

 

一个人,漂浮在光亮处。只是,他看不清那人的长相,仿佛只有一片灰白……

 

此刻,那人突然朝自己伸出手。是想拉自己上去吗?或者说,是他把自己拉上来的吗?

 

下一秒,出乎宁泽涛意料的……那人伸出手,向下推了一把……

 

动作引起剧烈的水流,将他推向更深的海底……

 

别!!!

 

他不可置信地朝那人看去,那人的脸已经不是灰色了,而是变成了一张具体的脸……

 

他终于看见了那人的容貌……

 

杨哥……

 

“别……别扔下我……”

 

宁泽涛想大喊,可喊不出。他一张开嘴,水流就极速灌进他的肺里……他剧烈地咳起来……

 

 

“包子……?包子你醒醒,别急……”

 

 

宁泽涛睁开眼睛的时候,正看见孙杨一脸焦急地坐在他的床边,右手抚在他的胸口帮他顺气,自己还没从梦里的情景回过神来,气息乱的很……

 

看自己醒过来,孙杨仿佛松了口气:“呼……包子你刚才吓死我了……”

 

宁泽涛试探了下自己的右手,针已经拔了,腕下还被贴心的垫上了热水袋,他看看身边的孙杨……是他做的吗……?

 

其实……根本不用怀疑,只是他在避免去相信……

 

相信了,就会给自己希望,接下来就是些不切实际的幻想……把每一次队友的关心加上一层不正常的滤镜,然后……然后结局……他早在写第一篇文章的时候就预测了……

 

虽说他并不后悔,可他不想走到那一步……

 

 

“包子你怎么了?”看着宁泽涛醒来后一直在出神,孙杨心里有一种莫名的害怕,“包子你是不是觉得哪里不舒服?”

 

看着一脸担心的孙杨,宁泽涛不断在心里告诉自己:只是队友之间的关心,对,他一直都这么好,对所有的人,一直都只是自己的胡思乱想……于是他定了定神,用他平时的礼貌得体的口吻回道:“没事杨哥,这么晚了,真是谢谢你。”


噢……谢谢我啊……


孙杨瘪瘪嘴,虽说谢谢也是应该的,不过……真的有必要和自己这么生疏吗?就好像……普通同事一样……只能顺着回一句:“没四,我四队长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
“噢……”


……


“杨哥,什么时间了?”


“噢,凌晨2点,包子你赶紧的,还能再睡一会……我跟你缩啊包子,你这总生病啊别总是赖体质,你就是太不注意休息了,这身体不好更要保证休息……”


“杨哥你该回去了。”宁泽涛打断他的话,“明天还得训练。”


“我也觉得差不多该回去了。”孙杨说着就要去扶宁泽涛起身。


宁泽涛吓了一跳,忙制止他:“杨哥你干什么?”


孙杨给他弄的有点懵,挠挠头道:“不四你说该回去了吗?”


“啊,我在这睡就好。”


“不行!”孙杨道,“我怎么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!这病床总归四碎不惯的!”


“不是,杨哥我之前拜托甲鱼把我的东西都拿回去了,这么晚了我实在不好意思去敲门。”


“嗨,我还当什么四呢。”孙杨一摆手,“去我房间,我屋就我一个人,包子你放心,我床很大绝对碎的下两个人!”


……



凌晨2:50


李朱濠起来上厕所,听着孙杨寝室方向好像有什么动静。出于关心,也处于好奇,他走过去……


正好撞见孙杨扶着宁泽涛进房间那一幕……


孙杨一只手还搭在宁泽涛腰上???


杨哥你对涛哥做了什么?!!!我才刚成年啊!!!!


然后李朱濠赶紧给徐嘉余打了个电话:“甲鱼哥放心睡吧,我刚才看见杨哥把包子哥带回来了……他今天晚上应该不回去了……”


然后李朱濠表示他接下来绝对听徐嘉余说了一句脏话……





评论(22)
热度(38)

© 重上井冈山 | Powered by LOFTER